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indy的风情小屋

飞花绕阶落,绿云轻霞流转。

 
 
 

日志

 
 
关于我

按照小爷要求,开始打造“无死角美人儿”计划。趁着还不是美人儿,赶紧爬上来留字为证。

网易考拉推荐

由萍儿《 邻人赋》想起的  

2010-12-23 20:53:37|  分类: 不是小说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叶飘。萍《 邻 人 赋》
六七年前的小事,已经模糊了,被萍儿一篇好文章引出兴致,难免演绎了许多。诸君一笑,一笑。
 

原文地址: 邻 人     原文作者:一叶飘。萍 

   邻有夫妇,坚韧不忍者。偶遇犬亡,或曰炖之,皆欣然。

 时久柴尽,而肉尚不糜,夫曰:吾为宅主,取薪当汝;妇曰:妾炊久,股已痹,郎乃五尺伟岸,当负重。稍对峙!夫三转其睛,复曰:然,汝当击掌不息,示肉之清白。妇四转其目,曰:喏!乃击掌始。

 夫闻“啪啪”之声不绝入耳,旋疾趋负薪,乃归,愕见釜内肉短而其妇一手搵面不已,一手擭肉不止。

 注解:新邻尚武,常夫妇对决,彻夜论剑不止。夫尝瘟之,吾阻。夜来因薪发端,酉半而起至丑中方休,累吾侧耳良久。试做小文,于众友娱之!

 

向日求学荷兰,彼处民风彪悍,闺房之事颇不避人。一日,学妹扭捏诉苦:邻女西人,结一新欢,声喧彻户,不无达旦。愚忝为在室之女,委实尴尬,夜不能寐。吾子旁通杂学,颖悟妙理,可解难乎?

余莞尔应之:妹且归,向晚必至。

至夜,携缶翩然而达。果有嬉戏之声不绝于耳。妹微蹙眉不悦。吾不语,静候之。初时尤低低切切,后嘈杂而益声高,闻之心神放荡。妹大囧,手足无措。吾不语,仍静候之。

亥子之交,彼处声已不可入耳,百般淫靡,妹羞愤不语,泫然欲泣,猛听其女大呼:“Oh, it’s coming! It’s coming! ”余奋然起而击缶高叫:“No, honey. Not coming but arriving. ” 其声戛然而止,寂然良久。妹骇然,窃喜曰:“此计成否?”余睨之,“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掷缶于地,昂然离去,裂缶阖户之声绝响。
      后果无下文。

注解:概彼处断袖颇多,亦为国法所容。西女拟我等为拉拉,且兴致被扰哉。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