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indy的风情小屋

飞花绕阶落,绿云轻霞流转。

 
 
 

日志

 
 
关于我

按照小爷要求,开始打造“无死角美人儿”计划。趁着还不是美人儿,赶紧爬上来留字为证。

网易考拉推荐

不完整的(2)  

2010-12-24 16:05:15|  分类: 不是小说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没过两天,她又被牵扯进去了。可能是女人的死穴,心软而不决断。连警察都说,大姐,你没爸爸、没兄弟、没老公、儿子那么小,人家不算计你算计谁?——这可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听说她又跟警察去录口供了,他暴跳如雷。一个电话打过去,听着她软软的声音不知是疼还是气:“就是不配合,就是不录口供。人家摆明了陷害你呢!切~~,传唤书又怎么了!不准去,让他们给你下逮捕令吧!”扣了电话自己就在这里调兵遣将。

她已经打了一圈电话,律师都咨询了好几个,被他的电话吓了一跳,似乎要是去了他就再也不理自己了。于是,警察只能让步。当四个警察送自己回家她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对方调了十多个人在派出所门口,他一时人手不够,领着七八个兄弟们抄家伙藏在她家里。事后,看着他的家伙,她被吓坏了。漫天查法规,给他换趁手而不违规、有效却不致命的新工具。

她的心机和智力让他见识了她全新的一面——要不说高智商的人不能走歪路啊。不过这似乎是她关心他的表示吧?不是为了什么利益,仅仅是为了他。他很享受,也有些淘气,从新奇的小玩意儿到必须的生活品,她真的是考虑周到,还没有什么女人这样对他,无论是妈妈,还是姐姐,还是女朋友......们。

她很疼他,嘴上从不说什么,可做的比任何一个姐姐都周到:他病的时候,流水一般送过去浓汤、海参;他无意中说别的话题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信息,立刻把自己粗金链子拿出来送给他,让他狂喜不已;他受了点轻伤,她跑了三十公里去弄特效药,眼泪婆娑坐在床头抚摸着他的脸,说,哪怕你闯了天大的祸,除非你不要我这个姐姐,我永远都认你,只为你风中等了我一夜。

他替她出头,一个人面对24个人。中指点着那个无赖,嚣张地说,“整这些人都没用,这都是雇佣军。什么时候我一开电梯门,大刀片子呱呱飞进来砍我那才是你的兵呢。你今天敢不放我走,除非弄死我,否则你家三天死一个人你信不?”这一切,不敢告诉她,只怕她担心。直到风平浪静才略微露出点端倪。

  五,

网络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成了她先跟他说话。哪怕他不在,她也会大段的留言。自己身体好一点了,做了什么好吃的了,想去哪里玩了,给他买了什么东西了。后来,儿子淘气了这种事也告诉他,还要他多带那个小家伙出去。他和她儿子一样的手机链,一样的玉坠子。

他迁就她不喜欢和人直接通话只喜欢写字的毛病,不知不觉间,告诉她很多自己的事,从很小的时候,一直到独自来到这个城市闯荡。QQ上,他经常是隐身的,看到她在留言,轻轻拿鼠标抚摸那些文字,仿佛就能感觉到她的关心。常年养成的冷静思维让他对她很矛盾:舍不得她家人一般温暖的体贴,却知道做自己这一行最怕有任何形式的牵挂。

如果今天他来电话或者发信息,她会轻轻微笑,因为第一句话永远是“今天身体好点了么?”偶尔,也会觉得遗憾,他给她的留言越来越短,经常只是两三个拼音字母。皱皱眉,看看窗外已经起风,她又跑出去给他买保暖内衣。虽然知道他有那么多女朋友,可都是小姑娘呢,未必会这么细心,别冻着他。

当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最近打开电脑的第一个动作是看她的头像、而且经常来不及切换输入模式就回复她的时候,隐隐约约觉得不太好了。正思索着,她的电话来了:“天冷了,姐给你送衣服去,已经洗过了,你放心直接穿吧。”看着她没有用灰暗的衣服把自己裹严实,而是穿着精巧的高跟鞋,随意披了件大围巾,笑嘻嘻去关车门几乎夹到自己的长头发,他开始害怕——自己大概真的发昏了。

他出了点事,好几天没有消息。她头晕到不敢睁眼睛的地步,稍后,一件事令她和家人不得不接受:无论是因为太关心他,还是天生有第六感觉被激发了,她对他有超乎寻常的感应力。只要他有一点意外,她必定天旋地转无法起床,甚至可以从自己病倒的强度反推他闯祸的大小或者遇到问题的难易。真是奇怪,她对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感觉,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哪怕是当年那个心心念念要生死相随的男人。

他笑着表示不相信她的超能力。可是一天半夜,当他因为找不到地方给电话充值发急的时候,她的电话轻轻地响起:你在哪儿?一切还好吧?我有点替你担心呢。电光火石间,他觉得对着话筒说话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姐,你怎么还不睡?能从网上帮我充电话费么?所有的营业点都关门了,我再不打电话就耽误大事了。”十分钟后,他解决了那个问题,犹豫着接起她第二个电话才发现,自己真的像她担心的那样冻着了,只是刚才太紧张没注意。那么,就快刀斩乱麻吧,不能让美好的事情向着畸形的方向发展,他刻意愣冲冲地对她说话,坚决地躲到其他城市。

他如此辜负她的一片关心,轻贱她的善意,她仅仅是想像姐姐一样,远远地关心他照顾他。似乎有人在大力揉搓着五脏六腑一般,这种痛苦让她旧病复发,来势汹涌。果然是自己行错着、走错路了吧。

知道她病了,他立刻惶恐地缴械投降,那种孤独的生活方式、诸事不肯说出口的性子只怕是病根吧。有次她说,“总呆在家里都要发霉了!咱们去江南小镇玩几天吧?我想坐在阳光里看书,听你讲你的故事。”他调侃她:“姐,女人如果尽像你这样只会看书旅游,那夜店的男孩子都失业了。”她只是撅撅嘴,转身给他盛汤喝。想着她诸般的体贴,心立刻就软了,且,随其自然吧。没人不贪恋柔和的爱意和浓浓的眼神。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