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indy的风情小屋

飞花绕阶落,绿云轻霞流转。

 
 
 

日志

 
 
关于我

按照小爷要求,开始打造“无死角美人儿”计划。趁着还不是美人儿,赶紧爬上来留字为证。

网易考拉推荐

被小觑的宝钗——我读出来的唯一“女掌门”(终于完了)  

2010-08-24 23:50:27|  分类: 我读《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都认为薛宝钗的出身远不如林黛玉——不论是社会地位还是经济地位。所以对宝钗其实更心疼一些。这不同于对黛玉的怜惜心。

我们单来看一下薛家的状况。从第四回开始,薛氏一家客居贾府,本身就是薛家家道败落的表现。想必,薛宝钗的父辈经营能力很强,否则薛家也不会有“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盛世。但自从薛宝钗的父亲亡故以后,情况开始有所转变了。“只是如今这薛公子幼年丧父,寡母又怜他是个独根孤种,未免溺爱纵容,遂至老大无成;”既然是生意,那就需要经营,做生意的人必须得具备商业头脑和管理才能。跟父亲不同,薛蟠的商业智慧差劲得很,甚至经常被下属员工欺骗,根本不是经商的材料。文中也说了,当时的薛蟠“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很显然,如果不是靠着祖宗的脸面,恐怕薛蟠连这“皇商”的差事也不见得保留长远。以薛蟠这样的能力不可能做得好生意,能否盈利都是个问题。薛家在薛蟠这样的当家人领导之下,败落只是迟早的事。

可是别的地方不说,薛家在京城的买卖实在不小,若说没有个自己人,只凭着那几个伙计,很快就会给掏空。这其中到底是谁在管理呢?我认为是宝钗,至少,她负责了相当一部分原本属于她哥哥的责任。第四回写道:(宝钗)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这家计自然包括打理薛家庞大的生意。

1,她对家里的生意分布了如指掌。

中国自古讲究“男主外女主内”,毕竟是未出阁的小姐,对家庭内部管理熟悉是应该的,要为出嫁做准备嘛。但是外边的生意是爷们的事情,假如是当家老板娘,商家没有官宦人家那么多讲究,已婚主妇管理生意也不稀罕,那又另当别论。

可是宝钗这个闺中女孩对薛家在京里的生意非常熟悉,37回她要替着湘云请客,酒啊果子啊什么的,自被小觑的宝钗——我读出来的唯一“女掌门”(终于完了) - cindy - cindy的风情小屋家铺子有什么东西随口道来;57回,岫烟当了衣服,只一提名字宝钗就开她玩笑。要知道薛家再怎么衰退,京里的生意也不可能只有几处而已,后文已经明白写的就有药材生意、饮食生意一大串,若不是亲身参与管理,再怎么精明的闺中小姐没有机会实践也是枉然。同样的小姐,别说黛玉、湘云这样父母双亡自己没机会了解家族事情的,如果问问贾府当家的探春荣国府田庄的情况,她能这样熟悉么?

2,她对家里伙计的情况心知肚明,对伙计的福利问题处理地得心应手。

很久以前读到宝钗帮湘云请客的时候我就疑惑,她居然知道哪个伙计能从自家地里拿几十篓好螃蟹孝敬!当然,这伙计也是有身份有执事的“经理人”。可是皇商家的大伙计也不仅仅是三个两个的,难道宝钗竟然是薛家“人事部经理”?后边的两处闲笔部分证实了我的猜测。

且看第六十三回,宝琴的生日,是和宝玉同日的。书中说:宝钗带了宝琴过来与薛蝌行礼,把盏毕,宝钗因嘱薛蝌:“家里的酒也不用送过那边去,这虚套竟可收了。你只请伙计们吃罢。我们和宝兄弟进去还要待人去呢,也不能陪你了。”薛蝌忙说:“姐姐兄弟只管请,只怕伙计们也就好来了。”  这段话很有意思,过去讲究的商家图的就是人气,东家的喜日子伙计们都跟着沾光。本来宝琴生日是薛蝌家那一支系的事情,毕竟早就分家了,薛蝌是宝琴的亲哥哥,但这里反而是宝钗吩咐薛蝌款待伙计,仿佛他们兄妹依傍着长房这一支一样。就算是薛蝌家那一支系父亡母病依附堂兄,这也应该是薛蟠这个现在管事的哥哥或者薛姨妈这个最亲近的伯母出面吧?怎么居然是宝钗用那么大的气派吩咐自己的堂兄弟?

六十七回,薛蟠做生意回来被柳湘莲救了,热呼呼要帮着他安家治房子,却被湘莲夫妻的悲剧狠狠打击了,万般悲伤。宝钗却只关心家里的体面规矩:“ 倒是自从哥哥打江南回来了一二十日,贩了来的货物想来也该发完了。那同伴去的伙计们辛辛苦苦的回来几个月了,妈妈合哥哥商议商议,也该请一请,酬谢酬谢才是。别叫人家看着无理似的。” 薛蟠听了母亲和妹妹的话才赶着下帖子请那四个跟自己出门的大伙计。看宝姑娘这口气明明就是幕后大老板分派总经理的样子啊。

 3,她对生意之道了解的很透彻。

(1)轻描淡写中透露出她熟知当铺生意的专业知识——认识“当字”、知道“死当”。

第五十七回,邢岫烟的当票黛玉、湘云甚至可能宝玉都不认得,因为薛姨妈问,宝钗随口说是“死当”掩饰过去。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这个东西或者没有想过可以这样得到资金,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当票上的“当字”。被小觑的宝钗——我读出来的唯一“女掌门”(终于完了) - cindy - cindy的风情小屋

过去当票上的文字很特别,是当铺自创的特殊字体,还有个专用名,叫“当字”,不同的铺面对某些字有不同的书写方式,这种字写得龙飞凤舞,只有当铺内部的人才能辨认,外行人很难看懂。这一方面是因为在柜台上需要伙计根据现场情况一挥而就、立等可取;同时也是一种特殊的防伪保护双方利益,如果不是内行人,不识“当字”,不知道当的是什么东西,贸然拿了到那家当铺去取赎,必定露馅,那些不了解情况的外人就算捡到当票也不容易闹出乱子来。一般当铺的小伙计刚进铺是不须站柜的,必须先学习当字的写法和认法。如此这般的讲究下来,一张当票子上除了他们印出的招牌广告外人还看得懂外,任你是大罗金仙也要难得跳脚。

若说宝钗心细能知道自己生意的大概分布,但还居然认得自家当铺的“当字”却非亲身参与不可啊。

 (2)她知道相当专业的人参造假技术。

第45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写钗、黛二人互诉衷肠, 由“情敌”成为金兰之交, 其中的“道具”之一就有人参。宝钗来探视黛玉病情,那个可怜的姑娘“说话之间, 已咳嗽了两三次”, 宝钗说道:“昨儿我看你那药方上, 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虽说益气补神, 也不宜太热。依我说, 先以平肝健胃为要, 肝火一平, 不能克土, 胃气无病, 饮食就可以养人了。”从这几句话看来宝钗对中医还是相当有了解的,正所谓“药补不如食补”人参虽是好东西也要对症才好。作为一个十几岁的闺阁姑娘,这个见识可不一般呢。

BUT,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宝钗后边的表现。77回,因为荣国府配药需要上好的人参,宝钗因在坐,乃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头卖的人参都没好的。虽有一枝全的,他们也必截做两三段,镶嵌上芦泡须枝,掺匀了好卖,看不得粗细。我们铺子里常和参行交易,如今我去和妈说了,叫哥哥去托个伙计过去和参行商议说明,叫他把未作的原枝好参兑二两来。不妨咱们多使几两银子,也得了好的。”

人参价高,大概是最早被大规模造假的中药了。“造假”“造假”,这涉及到行业秘密,肯定不能为外人所窥视。王夫人虽然是见多识广,连想都没想过,宝钗却一口就道破其中的秘密。他一个闺中少女怎么知道?单单是因为她家是商人?就因为家里的生意常和参行打交道?你拿着这个秘密去问问她哥哥,只怕薛大爷都不知道其中奥秘吧。贾家倒是世代为官,你问问“三春”官场的猫腻,看看谁知道个中秘密?

4,无论大小事等,他不需要跟哥哥妈妈商量,当场就能做主。

看看我前边举的例子,不论是要几十两银子的东西还是宴请当家伙计、朝奉,虽然言语上还是温婉客气,可是宝钗都是说一不二当场拍板。而且她的处理都非常高明——意见合理、分寸得当。她绝不是小家碧玉出身的奶奶那样缩手缩脚(想想尤氏和邢夫人再怎么努力也带着出身的烙印,不讨贾母喜欢),也不是闺中小姐那样温柔腼腆(可怜探春刚掌家时被家人轻视,就算后来也是事事先回太太),纯然一派大家风范。这离不开日常的管理锻炼——凭你怎么千伶百俐,如果没有千锤百炼的工作,难道谁是从娘胎里抱着算盘出生的?

5,她的意见,母亲和哥哥都相当尊重。

细想想,宝钗在母亲和哥哥面前出的主意没有一次被驳回的,母亲和兄长给了她超乎寻常的尊重,隐约间似乎她才是薛家的定盘星。

薛蟠异常疼爱自己的妹妹,事无巨细地亲自关心:小到妹妹的项圈是否该回火加工,大到出门在外添置妹妹的衣服玩意儿。你见他老人家对谁这样上心过?若说只有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可是他对妹妹的话比对娘的话还上紧;若说妹妹聪明,但是闺中女孩的那些才情九杆子也打不到薛大爷。除非妹妹替他分担了重责而且处处比他出色,这才能折服这个骄横的爷。

薛姨妈更不用提,从给女儿买个小丫头这样不过几两银子的小事,一直到薛蟠独自出门做生意的大事,每逢关键时刻她都要宝钗为之出谋画策,方能拿定主意。薛姑娘也总能根据家人的情况和环境的限制拿出正经主意,难怪薛姨妈言听计从。别的不说,只说薛蟠因为调戏柳湘莲被痛打,薛姨妈像是被捅了心肝一样,当时就要找贾府的亲戚办了湘莲。那般雷霆万钧的母子被宝钗笑嘻嘻几句话就压住了。我常常疑惑,那个家明明是宝钗当家啊,没了她可怎么办?

 
被小觑的宝钗——我读出来的唯一“女掌门”(终于完了) - cindy - cindy的风情小屋

 6,作为薛家未来的掌家主母,夏金桂试图夺权的时候被她不动声色压下去了。

薛蟠的妻子夏金桂出身商人世家,人也有熙凤的风采见识,在娘家因为没有父兄也必须亲自接触生意,嫁过来更不是省油的灯,自为要作当家的奶奶,只把家里闹的翻天覆地。七十九回 “金桂见丈夫旗纛渐倒,婆婆良善,也就渐渐的持戈试马起来。先时不过挟制薛蟠,后来倚娇作媚,将及薛姨妈,又将至薛宝钗。宝钗久察其不轨之心,每随机应变,暗以言语弹压其志。金桂知其不可犯,每欲寻隙,又无隙可乘,只得曲意附就。”  能把那么个夜叉降服住,而且人家是薛家名正言顺的管家大奶奶,宝钗如果手里没有实权,单凭聪明可不行。可怜夏金桂白白当了"全书最恶毒女人"的名声竟然连薛家的生意边儿都没摸到。

我只是可惜宝钗这样的才情,最终却为了延缓娘家的败落全数浪费在一个配不上她的纨绔弟子身上。宝钗本身是一个智商情商极高的人,她的才能远在凤姐之上,甚至超过多少男人,可是这样一个人中龙凤,最后还是和婆家、娘家的败落一起灰飞烟灭,这个人物的悲剧意义就在于此吧?

总想找几张图配这篇文章,却发现,还真的只有张莉版本的宝钗合适:美丽,大气,18岁少女的心机,然则眉梢眼角的不甘与隐忍好不令人疼惜。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