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indy的风情小屋

飞花绕阶落,绿云轻霞流转。

 
 
 

日志

 
 
关于我

按照小爷要求,开始打造“无死角美人儿”计划。趁着还不是美人儿,赶紧爬上来留字为证。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文学世家——魏晋琅琊王家(草稿,我的真稿子没有了)  

2011-07-05 14:18:18|  分类: 文学世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琅琊王氏,两千年来,这个家族最被整个东方世界广泛褒奖的是二十四孝中的“王祥卧冰求鲤”和书法圣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各类学者政客最在意的是他们长久保持“王与马共天下”的政治手段与全身而退的圆滑;好八卦的猎艳者却喜欢王家几个出类拔萃媳妇的轶事,从那个让王献之自残的以抗拒公主的郗道茂到有咏絮才的谢道韫;好翻故纸堆以自抬身价的人也会嘲笑他们家吃五石散拜五斗米的荒唐。雅的,疏的,狂的,傲的,这个家族有太多的故事可讲,有太多的人物可考。望着手边汗牛充栋的资料,我无从下笔,若是写给成年人看的,我的立场是什么?若是写给我儿子般大小的少年,文章的深度和广度该控制在什么范围?

2011年五月,我去绍兴,大半就是为了看看那兰亭和曲水流觞。这是我陆陆续续写《文学世家》以来第一次如此大费周章。待到我在雨中踏入会稽山那一片竹林,丝丝幽香荡涤了世俗的眼神,那些狂放的、孤傲的、疏离的、执拗的、热衷的、无谓的、叛逆的假象统统退去,出世与入世之间,留下的不过是“性情中人”四个字。

一 王祥与王览——孝悌起家,中庸自保

首先确定,这所谓的“一”仅仅是指魏晋时期的琅琊王氏,寻祖觅宗请参阅汉代琅琊王氏一章。

1.1 王祥——二十四孝中的神话

王祥(185年—269年),字休徵,琅邪临沂人,汉谏议大夫吉之后也。祖仁,青州刺史。父融,公府辟不就。这是史书对他简短的介绍,我想这个人物值得我花费极多笔墨,史书上对他的记载有好多矛盾的地方,我个人倾向于人性善良与智慧结合的那个王祥。他的人品、处理家事的态度、为官从政的手段、经史文学修养都值得后人学习。

A 正史记载的孝子神话,与文学无关:祥性至孝。早丧亲,继母朱氏不慈,数谮之,由是失爱于父。每使扫除牛下,祥愈恭谨。父母有疾,衣不解带,汤药必亲尝。母常欲生鱼,时天寒冰冻,祥解衣将剖冰求之,冰忽自解,双鲤跃出,持之而归。母又思黄雀灸,复有黄雀数十飞入其幕,复以供母。乡里惊叹,以为孝感所致焉。有丹柰结实,母命守之,每风雨,祥辄抱树而泣。其笃孝纯至如此。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先有后妈自然有后爹。后母虐待王祥,冬天嚷着要吃鱼,王祥就就到河上「卧冰求鲤」。不料,王祥才刚脱了衣服,河面上的冰就开了,底下冰冷的河水中就跃出两只鲤鱼,给他捧回去了。后母要吃烤黄雀,又有数十只黄雀飞进帐来,乖乖让王祥烤了。后母又叫王祥去屋外守一棵果树( 「柰」是蔷薇科苹果属,但是“苹果”似乎只是指晋后所称的“频婆”),刮风下雨的时候,王祥就抱树哭泣。

Cindy曰:可怜的娃,摊上这样的后妈真是死的心都有。可是,他就坚韧地活下来了,而且,细审这三个故事,学问极大。冰是怎么破的?原文是凿的吧,不知怎么就成了卧冰了。鱼是怎么得来的?冬天结冰的河底鱼类缺氧,一旦有个冰窟窿,傻鱼立刻游过来透气。这是基本常识,到现在冰钓都是利用这个道理。那鱼也许是他费劲千辛万苦捉来的,可他就是说鱼是自己跳上来的。他无非是想感动苛刻的后母吧?可惜,他的良苦用心可以融化冰,却不能感动后妈的铁石心肠。那黄雀飞入帐子,你确定帐子里没有饵食?难说那不是王祥又一次努力想换来继母的认可。可惜还是失败了,乡里人都被他的故事惊动了,他后母还是苛刻如初。最后抱着李子树在风雨中号啕大哭,果然是心疼那些李子被风雨摧残吗?这一哭,为的什么? 在人生的旅程当中,迎接幸福之前,往往要是接受极大的风雨洗礼——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嘛。本性的纯良、家教的严谨、早年的坎坷让王祥一生做人、做官、做学问都中庸平达,隐忍睿智。我说他是知进退。

B 乱世中绝佳的政客, 历经汉、魏、晋而不倒。

 东汉——汉末大乱,王祥带着家眷避难到庐江,一隐居就是三十多年——这包括那个虐待他的后母、极度敬仰他爱他的后母生的弟弟王览。于是,他的孝名继续远播,弟弟的好名声也为他增色不少。

Cindy曰:东汉末年白骨遍地,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王家那时候不是无名小卒,做官?能保全家人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君不见那四世三公之家,祸起时,连襁褓中子孙都不能保护?王祥的“知进退,能忍耐”最终不但保住了家族更为后世子孙开创一片新天地。何况,都是隐居,诸葛亮隐居、东山隐居不就是为了他日的不隐居吗?如果真隐居怎么那么大动静呢?三十年应该没有人能找到他了吧?汉魏晋是以孝治天下的,“求忠臣于孝子之门”,那么像王祥这样的人自然是当官的热门人选了。他“隐居三十年”,始终不出来做官,于“纯孝”之外,又加上了一个“高行”的美名。这不过是积累资本罢了。

魏——魏文帝时,徐州刺史吕虔用极高的礼遇多次聘王祥:自乘另一辆车、并驾齐驱的「别驾」请王祥乘坐。王祥以五十岁之龄、年事已高拒绝。后来弟弟王览劝他出仕,替他准备车牛,王祥才受召作官。吕虔把徐州事务委派给王祥,王祥率励兵士,时常击破寇盗,州界清静,政化大行。当时的人作歌颂赞道:「海沂之康,实赖王祥。邦国不空,别驾之功。」高贵乡公曹髦即位,王祥封「关内侯」,拜九卿之一的「光禄勋」,掌管宫内诸事,又转任「司隶校尉」,也就是京城保安官。再升九卿中掌管礼乐社稷、宗庙礼仪的「太常」,封「万岁亭侯」。高贵乡公曹髦又任名王祥为「三老」之一,王祥持杖面南,以师道自居,陈述圣王明君、君臣政化的要旨,便是天子也要面北请教,在座的人莫不砥砺精进。 公元260年,皇帝高贵乡公曹髦被杀,王祥痛哭“老臣无状!”,涕泪交流,众人面有惭色。

Cindy曰:看这一路迁升,貌似顺风顺水,王祥做事的能力、责任从中可见一斑。文如其人,做学问和做官、做人道理是一样的。所以王祥后来有做帝师的尊贵身份。曹髦的死在朝堂是你知我知的事情,奈何司马氏的淫威在,别人不敢怎么他就敢痛哭流涕。毕竟是自己的君王和学生,这双重身份足以让他自重且合乎礼法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他终归是通晓经集的琅琊王氏子弟,天性纯良和为人臣子的本分让他不能不用自己的眼泪去维护曹髦身后的体面。同时,他恰到好处地替司马家族开脱了“弑君”的罪责——曹髦的死是因为我这个帝师兼臣子没尽职责,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家伙的死和晋王您没有什么关系啦。“老臣无状”这四个字深得孔子“春秋”笔法真髓啊。

公元264年,司马昭进位晋王,王祥与荀顗前往拜会。荀顗对王祥说:「相国尊贵,我们今天就尊敬他、拜他吧。」王祥说:「相国、晋王是尊贵没错,却是魏国的宰相。我们名列魏国三公,三公与晋王,也只差一阶而已,哪有天子下面的三司动不动就拜人的呢!君子以礼爱人,有损魏朝之望,有亏晋王之德的事,我不作。」等进了王府,荀顗拜了,王祥只有长揖。司马昭说:「今日我才体会到你王祥为什么这么受重视啊!」

Cindy曰:任何一个通过自己奋斗位极人臣的上位者都不是傻子,人家知道什么样的人有价值,并不是你拼命跟着他走或者拍马屁就能讨好他的。王祥的自尊自重反而被司马昭看重就是这个道理。王祥的官职始终在帝王左右,那个时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王祥的话绝对是绵里藏针“有损魏朝之望,有亏晋王之德的事,我不做”。名义上这还是魏朝的天下,我名列魏国三公,贵为帝师这“臣”的本分要做足,但是司马先生当皇帝是迟早的事,鄙人也要择良木而栖,何必以自己的家族兴衰做陪葬?这拍马屁要真功夫啊。“损魏朝之望,亏晋王之德,君子爱人以礼,吾不为也。”哎呀哦呀,晋王的名声可是和魏朝的威望一样重要啊。

——《晋书》里,王祥的名字排在晋朝众臣列传第一,可见他地位的崇高。晋武帝司马炎登基,王祥拜周朝古官制,三公中的「太保」,进爵为「公」。武帝命王祥、何曾、郑冲等老臣继续入朝,而遣侍中任恺向王祥谘问自己行为得失和行政计划,非常倚重他。王祥以年老多病为由多次请辞,最后终于告老退休。皇帝诏以睢陵公就第,位置同于太保、太傅,在三司之上,爵禄还同于以前。王祥活了八十九岁,谥「元」。死后来探望的,只有朝廷的贤人与往日的同僚下属,没有杂人。同族中的孙辈、竹林七贤中的王戎叹息说:「太保可谓清达矣!」

Cindy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王祥家族是最早一批由文化入士族的江北名门;早年孝悌贤名,做官后政绩斐然,为人中正平和,学问通经明理,历经三朝清达自尊。最终全身而退的同时把家族推到朝堂中心,留下300年辉煌空间。

文学造诣:

王戎称:“祥在正始,不在能言之流。及与之言,理致清远,将非以德掩其言乎!”

王祥临终遗嘱:“夫生之有死,自然之理。吾年八十有五,启手何恨。不有遗言,使尔无述。吾生值季末,登庸历试,无毗佐之勋,没无以报。气绝但洗手足,不须沐浴,勿缠尸,皆浣故衣,随时所服。所赐山玄玉佩、卫氏玉玦、绶笥皆勿以敛。西芒上土自坚贞,勿用甓石,勿起坟陇。穿深二丈,椁取容棺。勿作前堂、布几筵、置书箱镜奁之具,棺前但可施床榻而已。Я脯各一盘,玄酒一杯,为朝夕奠。家人大小不须送丧,大小祥乃设特牲。无违余命!高柴泣血三年,夫子谓之愚。闵子除丧出见。援琴切切而哀,仲尼谓之孝。故哭泣之哀,日月降杀,饮食之宜,自有制度。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过,德之至也;扬名显亲,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临财莫过乎让:此五者,立身之本。颜子所以为命,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1.2 王览

(206~278)字玄通。王祥的弟弟,王览很小、才几岁的时候,看到王祥被后母鞭打,就抱着王祥哭泣。长大以后,王览时常劝母亲朱氏不要虐待哥哥。后母对王祥做不合理的要求,王览也自愿跟着王祥一起吃苦;便是后母虐待王祥的妻子,王览的妻子也自愿比照办理。王祥丧父之后,名声渐渐大起来;后母忌恨,便用毒酒要毒王祥,但是王览知道,急着取来要喝,王祥疑酒有毒,就和王览抢着喝,后母自知事泄,干脆自己把酒抢下来了。后来每次后母给王祥食物时,王览都要先吃,后母怕毒死自己亲生儿子,就不再下毒了。

览孝友恭恪,名亚于祥。及祥仕进,览亦应本郡之召,稍迁司徒西曹掾、清河太守。五等建,封即丘,邑六百户。泰始末,除弘训少府。职省,转太中大夫,禄赐与卿同。咸宁初,诏曰:“览少笃至行,服仁履义,贞素之操,长而弥固。其以览为宗正卿。”顷之,以疾上疏乞骸骨。诏听之,以太中大夫归老,赐钱二十万,床帐荐褥,遣殿中医疗疾给药。后转光禄大夫,门施行马。咸宁四年卒,时年七十三,谥曰贞。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