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indy的风情小屋

飞花绕阶落,绿云轻霞流转。

 
 
 

日志

 
 
关于我

按照小爷要求,开始打造“无死角美人儿”计划。趁着还不是美人儿,赶紧爬上来留字为证。

网易考拉推荐

“情圣”父子  

2011-09-02 14:58:17|  分类: 文学世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琅琊王氏似乎盛产政治高手,可是现在看看,中国历史上名气最大的恰恰不是如王敦那些曾经左右中原政局的铁腕人物,而是两个最淡薄名利的家伙——王羲之、王献之。哎,他们的故事可真是爱到深处无怨尤,无可奈何花落去。

        “东床快婿”的故事知道吧?王羲之娶的妻子是太尉郗鉴的女儿郗璇,貌美且多才多艺。郗鉴要为女择婿,觉得丞相王导家子弟甚多,听说个个都才貌俱佳,无论出于政治原因,还是因为共同的清华出身,亦或者为了不辜负女儿家学渊源,他都希望能在王丞相家子弟中择婿。《晋书.卷八十》记载“时太尉郗鉴使门生求女婿于导,导令就东厢遍观子弟。门生归,谓鉴曰:「王氏诸少并佳,然闻信至,咸自矜持。惟一人在东床坦腹食,独若不闻。」鉴曰:「正此佳婿邪!」访之,乃羲之也,遂以女妻之。 ”

       我对这段记载心神向往,果然魏晋风流无出其右啊。郗鉴的女儿太出色了,奈何他父女出身又好人还低调的,既不需要像左芬那样无貌且低出身,不得不凭借才华出世;也不像谢道韫那样锋芒毕露喜好出头。别说郗璇的一肚子才华,单凭出身和气韵容貌,配司马家宗室儿郎都绰绰有余,那家子的年轻人还真不入郗家的眼。干脆,老爷子自己出马,给宝贝明珠从全国门第最高、才子最多的琅琊王家挑女婿吧,他才不在乎是女追男呢。王导对于结这门亲家显然是很满意的,孩子们门当户对才华相若,他对自家年轻人是相当自信,随便挑——“东厢观子弟”。 

        郗鉴的门人究竟是名师高徒,给自家才貌双全的小师妹挑女婿自然上心。其实,人家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了,不过琅琊王家出身更高,丞相的子侄不是随便评论的,言语间就用了轻描淡写的四个字,个人态度就跟老师说明白了,一个“并”字说王家的男孩子自然都是出类拔萃,(“王氏诸少佳”)笑话,那些黄口小儿中有好几个左右着未来四十年中原政局,司马家小皇帝摆设着罢了;可是在他老道的社会经验和毒辣的识人眼光中,嫩就是嫩了,一听说给咱家女儿挑女婿,无论是紧张还是自信过头,都有点造作了(“闻信至,自矜持。”);其实,弟子已经注意到一个特别的了,不敢擅自做主,老师您来评判一下(一人......).

       果然,郗鉴是什么角色啊?政治名利场滚了无数次,要的就是这个孩子的这股劲儿。什么劲儿——淡定、沉稳、自信、随性、有那么点恃才傲物,有那么点挥洒自如。别忘了,前提条件这是琅琊王家的子弟,家教严谨全面。再综合一些洒脱,齐活了。老爷子说了:「正此佳婿邪!」我最赞赏的是接下来的行为,老爸爸还要“访之”,亲自打听探访,绝不是盲婚哑嫁。可笑后人讲“东床佳婿”的故事偏偏把这两个字省去,似乎当爹的一听说有个小伙子坦腹东床就认定是个潇洒放达的人才,把女儿给他了。

       王羲之那出色到令人妒忌的七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郗夫人嫡出的。 按照王羲之家族的显赫程度和当时婚姻特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样的孩子有一个就光照青史了,她不但生了8个,还教育成才了5个。做官都是太守级别的,写字作诗都是卫夫人、钟繇级别的,娶的儿媳妇都是谢道韫、郗道茂级别的,孙女里出了晋朝皇后级别的。

  王献之原配妻子是年长自己一岁的表姐郗道茂,王羲之正室郗璇也就是郗道茂的亲姑姑。两个人青梅竹马、少年夫妻、浓情蜜意。知道王献之的《新妇地黄汤贴》吧?绝对如雷贯耳。那是因为郗道茂身体不好,婚后要经常吃药写的一封尺牍而已。献之虽然一生宦途顺利,但其人狂傲不羁,宦情淡泊,喜好山水,笃信宗教。在他与郗道茂的婚姻中接二连三失去父亲、母亲,兄弟间也多有变数,夫妻二人扶持着走下来,也不是容易的。

        奈何“团扇郎”太出色,被皇家公主看好了,恰逢公主的老公被政治风暴扫到而离婚,于是方方面面的势力逼着王献之和老婆离婚迎娶新安公主。

       为了不和郗道茂离婚,他故意用艾草烧伤脚自残,而且这引起的病痛缠磨了他一辈子。结果他受伤了人家公主还是要嫁给他,加上谢安顾念与王羲之的情谊,极力想给侄子谋个政治靠山和上升捷径,这可没有办法了。整个家族利益在那里摆着,连自杀都没有资格,更别说私奔了——话说人家合法夫妻私什么奔啊。后来被逼着离婚了,他想郗道茂想得不行了,写信给她,痛哭失声直至嚎啕的地步。《晋书》记载他的书信的内容如下:“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类之畅。方欲与姊极当年之足,以之偕老,岂谓乖别至此!诸怀怅塞实深,当复何由日夕见姊耶?俯仰悲咽,实无已无已,惟当绝气耳!” 我只奇怪,为什么居然当代人解读这段话,说是王献之抛弃了结发妻子另攀高枝?还真以为是那些入城干部的做派?
        王献之笃信五斗米教,按照惯例,他死的时候道士帮他做“临终忏悔”,他说一辈子唯一遗憾的是和郗道茂被迫离婚。对于一个虔诚的教徒临死的话语,我是没有理由怀疑的,他对她得多么念念不忘,要知道第三者插足的是皇家公主啊。他和新安公主的女儿王神爱后来做了晋的皇后。在这种情况下《晋书》还能这样记载王献之对前妻的深情,那是真的令人唏嘘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