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indy的风情小屋

飞花绕阶落,绿云轻霞流转。

 
 
 

日志

 
 
关于我

按照小爷要求,开始打造“无死角美人儿”计划。趁着还不是美人儿,赶紧爬上来留字为证。

网易考拉推荐

《金瓶梅》中的家乐(1)  

2011-10-11 10:05:07|  分类: 《金瓶梅》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乐是私家蓄养并主要用来娱乐消遣的乐伎,也称家优、家伶、家伎等。我国古代私家蓄养伎乐,始于春秋中期。秦汉以降,上层社会蓄伎之风日益流行。这些姑娘年轻貌美,不事劳作,衣食不菲,常常被各种赞美的光环笼罩。她们能歌善舞,身怀多种娱乐技能,在官僚贵族的文艺活动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可是另一面,她们身为贱籍,再怎么人前荣耀、生活奢华,却连个人的自由都没有,被主人当做物品送来送去,就算“妾”那样卑微的名份都是拼命挣的目标。客观上看,历史上的家乐下场大都是较为萧瑟的:任你美过天仙,世家子弟极少会给家乐出身的女孩子一个体面的名分;盛名之后年老色衰,她们除了做教习就很难自食其力;家乐甚至不如丫头、绣娘、厨娘出身的女仆会理家、服侍,指给个体面奴才都没有机会做管家娘子;她们最好的结局不过是脱籍嫁人换个自由身,不管对方是穷酸还是莽夫。万一遇到什么家国变故、战争离乱,她们的结局更悲惨,除了下等娼妓和街头卖艺她们别无选择——家乐没有劳动技能,歌舞换不来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穿云裂帛的金嗓比不过搓麻绳掏粪的糙手。

其中只有极少数佼佼者能抓住机会从贱籍“攀龙附凤”,进入贵族阶层,而且那还是在经济实力强大、社会风气非常包容的汉唐才有可能。当然,除了社会大环境还要有一定个人条件的:首先是由于貌美艺高而被大官、大贵族所宠;其次是要有一定的手腕以巩固主子的欢心,并在内闱的勾心斗角中获胜;三是要有儿子,以及儿子最后能继位。以上三者缺一不可。 

    《金瓶梅》画卷展开到二十回,西门庆从一个包揽诉讼的泼皮破落户到体面的大财主,随着身份的改变也混上家乐了。等到他进而发展到武职副千户,那家乐的体面则又是不同了。

壹 姑娘们的出身

西门庆家里四个家乐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呢?首先,她们全都是奴婢之身,贱籍,主人掌握着她们的生杀予夺大权;其次,她们分别是各自主母房里的大丫头,除了贴身服侍端茶递水,房里房外的杂事也要照顾到,女主人的衣服首饰、各种家当都从她们手中过,平日的职责也不轻;第三,额外接受的乐器和歌唱的技能培训使得她们具有家乐的性质;第四,她们年轻漂亮,男主人与她们发生了关系,或者说至少男主人在和她们的女主人发生关系时她们是服侍在眼前的,这就有通房丫头的意思了。如此一人数职,工作很紧张的,财主家果然不养闲人。顺便说一下,她们四个人的主母无论是有钱还是有势或者貌美,都是得宠的。再出色的丫头也不过是丫头,还要看主子的体面才是。

春梅又机灵又漂亮,西门庆颇费了点心思才把她弄到手,深得宠爱。她原本在吴月娘房里颇能隐忍,后来在潘金莲身边有机会渐渐显山露水,又被金莲依为左膀右臂。虽然她的主子很穷她自己更穷,可是春梅有志气、心性儿傲,不肯让别人轻看了,谁也没有拿住她一星半点儿不体面的错,隐约间她就是家乐的头儿了。

玉箫是正妻吴月娘的大丫头,跟主子的时间又长,月娘是个贪婪的把家虎,首饰衣服各种东西都是她经手保管。她在仆人丫头中的地位原本应该是贾母身边鸳鸯的角色,奈何此女没什么心机,又只知道卖弄风情,不是个明白人。大约是因为西门庆照顾吴月娘的脸面吧,我并没有发现书中明说西门庆收用了她(西门庆就算要春梅也是先把她弄到潘金莲屋子里才开口要人,可见在他心里只有吴月娘与他是正经夫妻,他从不动月娘身边的美貌女仆),反倒多次写她和小厮勾勾搭搭,做出些猫三狗四上不得台面的丑事。她帮着西门庆做偷仆妇牵头引线的人,更让潘金莲抓住偷东西的把柄被迫做了五娘的奸细,月娘渐渐也更宠爱后来买的丫头小玉一些。这种蠢笨短智的女奴的命运几乎是注定悲惨结局的了。

迎春是李瓶儿带过来的贴身大丫头,长得很漂亮,性情有点温吞水,也不多言,是很受主人待见的那类丫头。瓶儿是个宽厚的主子,手中散漫,迎春相比较来说比其他丫头富裕点。可惜她的主子是个失算的苦人,她自己也不得不跟着辗转于各个男主人身下,先是花子虚后是西门庆,也许还有那个花老太监。在见识了男主人们的朝秦暮楚之后,迎春几乎是个影子人了,她认识到自己卑贱的命运但是却完全无力反抗。

    兰香是三娘孟玉楼从前夫家里带过来的。她的主子不是个掐尖儿的人,她也很低调,通篇就没说几句话。不过先是在杨家经历了跟随孟玉楼亲自管生意的历练,到西门家又见识了妻妾们明争暗斗,兰香不是没有脑子的人,虽然主子精明,她自己还是有一定成算计划。第22回,西门庆娶李瓶儿进门先一顿鞭子立威,潘金莲嘲笑春梅跟着西门庆走,忙着服侍不相干的主子反倒不管自己,“玉楼道:‘可不怎的!俺大丫头兰香,我正使他做活儿,他便有要没紧的。爹使他行鬼头儿,听人的话儿,你看他走的那快!’”这么说来,她也是有些小心思在里边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